新聞是有分量的

Siri之父Adam Cheyer: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2015-09-17 10:17欄目:觀點
TAG: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剛剛熬夜看完蘋果9·9發布會的你,還記得第一次調戲Siri的那場蘋果發布會嗎?在今天凌晨的蘋果發布會上,Siri的重要性再一次被提及。而眾所周知Siri并非喬布斯親手研發,而是來自Siri之父Adam Cheyer。這位著名極客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又是什么樣的機緣讓他決定加入蘋果?以下文章由「機器之心」的合作譯者編譯完成:

2011年10月4日,當蘋果公司向全世界展示搭載Siri的iPhone 4S并「調戲」Siri時,Adam Cheyer無疑松了一口氣。作為Siri的「親生父親」,Adam Cheyer見證了Siri從無到有、從無知到聰明的全歷程。此時的Adam Cheyer,不由得想起了喬布斯對于Siri的關注:

我記得史蒂夫低頭穿過公司餐廳,仿佛是在跟所有人說「走走走,現在別打攪我。」我和我的小伙伴當時正帶著Siri的品牌徽章掛鏈,他路過的時候被這個吸引了。他抬頭道:「Siri小伙伴,進展如何啦?」我們回答道一切順利,我們在和不同團隊交流。然后他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們一眼說道:「我希望你們把這里當成你們的糖果店。」他認為Siri是一項變革性技術,能夠變革和整合蘋果的方方面面。

不幸的是,iPhone 4S發布的第二天,喬布斯溘然長逝。Adam Cheyer也不會忘記,當喬布斯在All Things Digital大會上被問及Siri是什么時,喬幫主斬釘截鐵的說:

「Siri不是搜索公司,它是人工智能公司。」

這也是Adam Cheyer最終決定加入蘋果的原因,并將Siri——這個凝聚了他近三十年來苦心研究的成果交給蘋果。經過將近五年的精心培育,Siri卻已成為這個星球上最賺錢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在今天凌晨的蘋果發布會上,Siri的重要性再一次被提及。通過將Siri與全新遙控器的結合,蘋果公司幾乎重新定義了電視機的使用體驗。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Siri 可以幫你挑電影,也可以隨時調整播放進度、顯示字幕等等: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Adam Cheyer 沒有機會看到這一切,雖然他對Siri仍然飽含熱情,但早在2012年,Adam Cheyer就離開了蘋果公司。

只是,他的傳奇故事依然在江湖上流傳。

與編程結緣

Adam Cheyer對于科技的著迷始于他上小學的時候。在當時,小Adam Cheyer每周只被允許看一個小時的電視,Adam Cheyer被最新款玩具的廣告吸引,央求媽媽買一個。但他媽媽并沒有如他所愿,而是送給了他一個紙箱子,「就是那種清潔工用來放衣服的箱子,一側白色一側是灰色。我找到膠帶、膠水和剪刀,開始用這些來自己重新組裝我想要的玩具,我做了機器人拳擊賽,還有 魯布·戈德堡機械(魯布·戈德堡機械是一種被設計得過度復雜的機械組合,以迂回曲折的方法去完成一些其實是非常簡單的工作,例如倒一杯茶,或打一只蛋等等——譯者注。)」Adam Cheyer多年之后回憶道。

Adam Cheyer對魔術的著迷也讓他從小就開始有了「創造神奇」的精神,他小就夢想著成為一名魔術師。十歲那年,他買了魔術的書和道具,收集了很多「破爛」箱子做輔助道具,開始在他朋友的生日聚會上表演魔術。Adam Cheyer說:「 我想我對人工智能的興趣就來源于對魔術的熱愛。追溯到18世紀的時候,魔術師們和鐘表匠們發明了象棋博弈機、語音生產機以及其他機械機器人,這些發明的工作原理都想要去努力模仿一個絕妙的設計——人類大腦。」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高中時,Adam Cheyer很意外地接觸到編程。他被學校編程社團的招募廣播吸引,當他興沖沖的跑去報名時,卻被學長們告知「這不是一個社團,而是一個競賽團隊。」——每周,社團參與者會收到六個編程問題,要在半個小時內通過計算機解決,其中前五名成績將作為學校的團隊成績提交到國家相關機構。

對計算機一無所知的Adam Cheyer被刺激到了,他說道:「不能加入這個團隊讓我覺得生氣又難堪……所以在每次比賽之后,我就從廢紙堆里找到問題紙和被扔掉的課程資料,想要努力找出解決這些題目的方法。」

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周之后,當Adam Cheyer再次申請時,他成功了。那個學期結束時,他在校隊中排名第四。同時他也瘋狂地愛上了這種比賽,最初是為了在每周的比賽中取得最高分,接著是為了用最少的代碼行數解決那六個問題,然后則到了用最少量字母的階段。到最后,Adam Cheyer和小伙伴們不斷增加附屬條件,比如不能使用任何條件表達式解決問題……

最初的被拒之門外,以及后來的激烈競爭,反而使他深深地感受到計算機編程的藝術與科學。

人生信條

如今,功成名就的Adam Cheyer在多場合推銷他的方法論:VGG(Verbally Stated Goals,VSG)。這套方法論大約是在Adam Cheyer高中和大學期間形成的,Adam Cheyer曾這樣解釋所謂的VSG:「在每個重要關頭,我專注于那時刻的核心目標:我將它具體化為任務,并用言語陳述出來;然后我告訴我遇到的每一個人我正在做什么。告訴別人我的VSG有兩大作用:首先,在許多人面前陳述目標激勵了我去努力完成;其次,當人們知道我在什么目標努力的時候,他們會想方設法幫助我。

從布蘭迪斯大學畢業后,Adam Cheyer萌生了了解世界的沖動。當時的Adam Cheyer除了美國東海岸哪里也沒去過。因此,Adam Cheyer的VSG就是「擁有國際化的視野。」在一位朋友的幫助下,Adam Cheyer加入了一家總部在法國的公司。他被調往巴黎工作。Adam Cheyer在巴黎住了四年,工作之余,他自學了法語還完成了在歐洲的旅行。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四年后,Adam Cheyer決定將自己的VSG修改為:「去加利福尼亞的學校深造!」他回憶道:

我申請了美國西海岸沿線的每一所學院,從斯坦福到加利福尼亞大學圣迭戈分校。然而,我不想按照通常的做法花兩三年去拿一個碩士學位。那太長了,并且每年的州外學費太高了。(在美國加州,非加州居民在就讀加利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和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等公立大學時需要繳付比加州居民多3/4的學費)。

后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回復說,最短的碩士學位是15個月但是他們愿意讓Adam Cheyer嘗試一下,Adam Cheyer最終進入這所學校學習。Adam Cheyer用了9一個月完成這些課程并順利拿到了學位,還由于他的論文優秀,并評為「杰出畢業生」。

從研究者到公司人

Adam Cheyer事業的最重要一步是進入SRI,即斯坦福國際咨詢研究所,是美國最大、最著名的民間研究機構之一,被推崇是「世界上具有第一流水平的研究所」。它是一個綜合各學科的研究機構,主要為美國政府,尤其是國防部,以及工商企業從事范圍廣泛的研究,在美國國防、外交、經濟、科研等方面都起著重要作用。Adam Cheyer認為,SRI在當時擁有了計算機研究的最高水平——「當時,時,它能讓我做任何和計算機有關的互動,從語音識別、手寫識別到各種的人工智能以及虛擬現實。」

1993年,Adam Cheyer在Phil Cohen 手下做第一個項目,Adam Cheyer將其稱為開「放式代理人架構(OAA)」。彼時,真正的網頁瀏覽器還未誕生,Adam Cheyer設想一個靠不斷增長的任務分配式的網頁服務(當時我們將這種設想稱之為 「代理」 ),它通過不同的網頁服務之間的競爭和合作,最后能將用戶對其分配的任務完成。由于OAA實際上是一個整合型的技術,使得Adam Cheyer能和當時很多SRI的優秀人才一起共事。

接下來的六年時間,Adam Cheyer和幾位同事David Martin、 Luc Julia、Didier Guzzon一起開發了五十多項應用,每一項都或多或少集成了OAA 里分制的集成技術。比如,智能冰箱能為你找尋新的菜譜,并在線采購缺少的材料;比如你能通過電視應用來控制你的家居家電,整理工作空間等等。你很難想象,這些如今看起來不過是某種物聯網應用的東西其實早就存在于SRI的實驗室了。

時間來到1999年,Adam Cheyer離開了他熟悉的實驗室,進入一家名為Verticalnet上市公司擔任工程部副總裁。對于這次跳槽,Adam Cheyer毫無掩飾的說「我那時候剛剛結婚,并希望能有錢買一所房子和養育自己的孩子。我認為SRI的工資可能負擔不起這些。當時,一個在硅谷的破舊小房子就要賣一百萬,這對于我來說是個無法負擔的數字。」

重回實驗室

Adam Cheyer再回到SRI時,開始主導一個名叫CALO的項目。從SRI到上市公司再到SRI,Adam Cheyer不斷尋找真正的創新動力。在他看來,在AI實驗室,大部分好的idea從沒能被研發和應用到真實世界里,但是在商業領域,迫于股東壓力,一個產品的立項和研發都有著精心的考量,然而這些都無法給技術帶來陣陣的創新驅動。

而CALO看起來卻與眾不同——它是一個DARPA出資2億美元贊助的項目。在5年時間里,有差不多4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最聰明的人投入到這個項目中,它的目標很遠大:把所有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機互動接口整合成一個完整的類人的系統,還可以隨著環境自我學習和完善。即使不作代碼上的改動,系統也可以通過觀察用戶、人機交流和對所查所感進行自我反饋而變得更智能。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不過當時,很多人并不看好 CALO 項目。斯坦福大學副教授,科技預言家 Paul Saffo 稱:「人工智能的研究屢屢失敗,困難重重,正當絕大多數人都認為研究它純粹是在浪費時間之時,CALO 出現了。」

面對質疑聲,CALO用科技的力量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人工智能領域有很多獨立的分支,把它們整合到一起是一項無比艱巨的任務,但 CALO做到了。它們同時也證明了機器可以像人類一樣從自身經歷中不斷學習。過去,人工智能軟件的訓練方式是 「in vitro」 型,即將機器學習算法用于一組固定的數據上,進而判斷它處理信息的能力如何。而 CALO 則采用 「in vivo」 型,即通過讓其處理一系列不受控制的信息來達到訓練的目的。

CALO 的負責人之一David Israel表示「從任何角度看,這個人工智能項目都是史無前例的。」而Adam Cheyer將其稱之為人工智能領域的「曼哈頓計劃」。

Adam Cheyer的任務是將CALO項目下27支團隊建造出的不同組件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助理。每年,這個虛擬助理都要接受一次測試,來檢驗它在這一年的時間中都學到了什么。Adam Cheyer打造的這款虛擬助理(名字也是CALO)十分簡陋,離消費者的電腦與手機還有很遠的距離。但CALO已經可以完成許多原來只能由人類完成的任務了。

正是在CALO項目進程中,Adam Cheyer的Siri正在孕育。

冥冥之中的注定Siri

語音助手背后的大部分想法和技術已經以搜索形式存在好幾十年了,但對于xx來說,突破的時刻是如何更進一步整合現有的產品。換句話說,如何讓語音助手不再是AI實驗室博士們的小眾產品,要簡單到每個程序員都能快速整合到自己軟件中,隨后進一步大規模地為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提供精確的服務。「在我看來,Siri是世界上第一個多領域,大規模應用的對話性的助手。我覺得我們實現了這個領域里一個不可企及的夢。」Adam Cheyer這樣評價Siri的開創性創新。

其實,Adam Cheyer一直在探索各種版本的Siri,最初的版本或許可以追溯到1993年的(OAA)系統,這是一個在類似iPad平板電腦上運行的系統,給一組可擴展的網頁服務和應用程序提供多模式(書寫筆和聲音)的界面,當時整合的很多功能都能在十幾年后的iPhone 4S上找到「繼承者」,比如電子郵件、日歷、通訊錄、電話、地圖、提醒等等。Adam Cheyer不斷優化他的「孩子」——加入神奇功能的同時剔除不需要的無聊服務。

Adam Cheyer對于Siri的技術前景很有信心,但他并不清楚投資人怎么看。當他和幾個公司合伙人前往有「西海岸華爾街」之稱的Sand Hill Road拜訪VC時,VC們給予了極高的評價,Adam Cheyer回憶說「當時我一直等著VC們把我們趕出來,但他們一致表示『如果你能克服技術上的困難,在商業方面就沒有問題。』。」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VC的支持讓Adam Cheyer堅定了創業的決心。Adam Cheyer開始攻克Siri處理人類語言模棱兩可的難題。

當人類語音輸入「在波士頓預訂一家四星級的餐館(book 4-star restaurant in Boston)」時?Siri怎么想?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在美國,Book(預定)是一座城市的名字,Star(星級)也是。美國有八個叫做Boston的地方,我們說的到底是哪一個?Star Restaurant是一家餐館的名字,可是這個例子中我不是在找一家叫做Star Restaurant的餐館。我還記得第一次我們把這么多的數據源上傳到Siri,我在系統里輸入「重新開始(start over)」,Siri的回復是,「正在搜索路易斯安那州的Start城的Over公司」。

「下嫁」蘋果

除了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Siri還需要其他很多方面的技術突破。Adam Cheyer建立了一個本地的搜索引擎來應對所有的地理數據,一個數據處理框架來應對不同供應商的實時數據流,一個PCI兼容的可靠的存儲系統來應對各種信用卡以及其他的個人信息。短短兩年,作為初創企業,Siri的發展喜人。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此時,他們已經拿到B輪融資,第一版產品已經預裝到多個品牌的手機。作為第三方應用軟件的Siri說起話來語調非常隨意,他/她「與眾不同」、「對流行文化有粗略的了解」,還有一點點「冷幽默」。來看一下這組對話:

問:哪里有健身房?

Siri(帶著嘲笑):「沒錯,你手機握得的確不太緊。」

問:「HAL最后怎么樣了?」——HAL是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1968年指導的電影《2001:太空奧德賽》中一臺有頭腦(還有謀殺傾向)、會說話的電腦;

Siri(會不高興地回你一句):「我不想談這件事。」

2010年,Siri也加入到蘋果App Store里。突然有一天,他們接到一個電話:「我是史蒂夫。你們明天有事么?來我家談談?」

回憶起當時的情形,Adam Cheyer表示蘋果一直是他們期望的賣家。他列舉了三點:1)蘋果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更關注用戶體驗,而我們根本上是提升用戶做事情的用戶體驗。我們的技術加上蘋果的視覺設計,我們能創造出真正神奇的東西。2)蘋果憑借iTunes綁定了比亞馬遜及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多的信用卡。Siri提醒你買電影票、約定旅館、買音樂會或體育盛事門票,促成用戶購買的最大障礙(譬如要信用卡卡號)就被掃除了。3)蘋果的用戶群很大且與日俱增,并且開發者群體廣泛。

一次接受采訪時,Adam Cheyer表示:「我們開始做這個公司,就是想要改變世界。我們剛出發的時候,有一次在蘋果店的墻壁上看到各個應用大佬的圖標,Facebook、Twitter 、Foursquare等等,當時,我們就想,有一天我們Siri也會在那面墻上,和那些大佬一起。」

但正如科技媒體PingWest所言:從改變世界這個結果來說,也許被蘋果收購后,效果要好得多,它成為了iPhone 4S最耀眼的功能之一,被千千萬萬的iPhone用戶所熟悉。而Adam所說的那個愿望——出現在蘋果店的大墻上,也以他們原來都沒想到的方式出現了:Siri直接出現在了蘋果店的門上,一個大大的標識,而每個蘋果店員都在向顧客介紹它。

在被收購后,Adam Cheyer成為蘋果iOS部門的工程主管。兩年后,他離開蘋果。雖然他并沒有公開表示他離開的原因,但他曾這樣說道:「在喬布斯去世后,蘋果公司發生了一些變化。如果喬布斯還在的話,我或許不會離開。」

Siri就像個孩子

在iPhone 4S的新聞發布會上,世界感受到了Siri的魔力。

「你是誰?」 蘋果的一位高管問。

「我是您忠實的助手。」 Siri的回答引來觀眾的會心一笑。

關于Siri之父Adam Cheyer的一切:Siri就是我的孩子,她還在成長

當把「你親手所創的科技被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時時使用,是一種什么體驗?」這一個「知乎體」的問題拋出來時,Adam Cheyer這樣回答:

任何軟件工程師的終極渴望之一就是做出來的東西可以被使用,可以影響世界,把世界變的更好。如果你能為你的母親解釋清楚這是做什么的,那就更好了。我在這兩方面比許多人都幸運的多,我很感激天時地利人和使得我的想法(還有我寫的代碼)能夠如此成功實現這些。而Siri,在細微處改變了用戶對于信息、移動設備交互方式的期待,他會在用戶手里繼續成長,變得更聰明。

如今,Adam Cheyer另外兩家公司Change.org 和 Genetic Finance的發展勢頭良好,Change.org的用戶數量將突破一億,而基于大規模分布式機器學習(massively-distributed machine learning)的使用,Genetic Finance非常有可能在藥物和基因方面有重大進展。

而Adam Cheyer對Siri的感情最為深厚:

「如果把Siri想成是一個人,我認為我在他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就像是他的父親:想給他最好的生活、教育他,有時候她會很多要求,很煩人,還會很沮喪,但是很愛他,為他每一次優異表現而自豪。」

本文由趙賽坡授權發布。首發于微信公眾號:「機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感謝小伙伴:妞妞姐姐、吟嘯徐行、Rita、鄭勞蕾、泥泥劉、肖丹、吳青澤、安隱、Kara Lii對本文的貢獻

31选7开奖号码 免费玩北京麻将 滴滴车主赚钱么 今日头条上传漫画赚钱么 人民币捕鱼平台 房屋出租能赚钱吗 迅雷赚钱宝pro绿灯常亮 河北麻将手机游戏 三生交39800元能赚钱吗 东北麻将技巧讲解 批发农副产品赚钱吗 王牌内蒙麻将下载安装 京东拉新赚钱 画漫画 能赚钱吗 钓鱼模拟世界怎么赚钱 轻游社赚钱 状元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