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是有分量的

滴滴出行,會堵在哪條路上?

2015-09-17 10:17欄目:觀點
TAG:

文 | 瑪尼先生(微信:Mr-Marnyi)

滴滴打車再見?放棄快車業務?柳青離開滴滴?這幾天,一連串關于滴滴的煙霧彈此起彼伏,在9月9號活動之前先搞了一場漂亮的營銷,賺足了媒體和大眾的眼球。只不過,任何聲勢浩大的活動都要警惕八個字: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品牌升級還是業務升級?不用等到9月9號真相大白,滴滴快遞總裁柳青已事先揭開帷幕一角。

9月7日,新網商峰會,柳青公開表示: 9月9日是滴滴三周年的生日,滴滴不會放棄快車業務,滴滴打車的品牌已無法承載公司現在的業務,將進行升級。“再見滴滴打車”并不是說要停止出租車或快車業務,新品牌將繼續承載滴滴快車、專車、巴士、代駕等全線業務。

前幾天,細心的媒體朋友已經通過域名、商標調查,推測出此次滴滴打車品牌,極有可能升級為“滴滴出行”,這一猜想也在今天早上得到滴滴官方證實。從打車App“升維”為出行解決方案專家,這是資本喜歡聽的故事,也符合柳青的背景基因。但是品牌升級之后,業務升級是否能跟上?滴滴出行可能會堵在哪條路上?

一、堵在“B2政府”的路上

之所以被傳要放棄部分業務,是因為滴滴近期又被“請喝茶”。

就在上周,深圳市交委客運管理局聯合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等單位部門約談了滴滴打車、優步深圳、易到用車3家專車平臺企業,圍繞私家車從事專車服務進行通告。

通告內容顯示,私家車加入互聯網平臺參與營運,實質上是以贏利為目的、為非特定對象提供運輸服務的非法營運行為,屬違法經營行為。這一通告從法律角度限制了滴滴打車的業務方向,所以,傳言稱滴滴公司在業務上進行調整也是無奈之舉。

其實從成立至今,滴滴和政府的博弈就從未終止。衣食住行四大板塊中,“行”這一塊應該算是政府監管程度與參與程度最高的一塊,因此也決定了滴滴不僅是B2C的業務,還需要解決好B2政府的問題。但是就從近階段的事件來看,這一塊的關系現在仍未得到充分解決,對于滴滴未來發展而言,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一直存在。

二、堵在“用戶體驗”的路上

資本喜歡商業模式,可用戶只關注你的產品體驗。

作為滴滴快車的一名資深用戶,深深覺得一家估值百億的互聯網公司,產品技術配不上身份,典型莫過于近距離定位。

不知道有多少人向我一樣,在叫車成功后,要和司機反復溝通上車地點,碰到不熟路的司機,往往要一二十分鐘的“探路”才能上車。同樣,在抵達目的地時,如果你和司機都不認路,僅靠滴滴提供的導航,偏個幾百米也是常事。比起經常一起撕逼的那個“歪果仁”,在近距離導航的體驗上確實差了不少。

車身環境與服務的體驗暫且不論,用戶出行,整個體驗過程無非三個環節:順利上車,順利行駛,順利到達。但是近距離導航定位如果無法解決“最后一百米”的痛點,在順利上車與順利到達兩個環節都受到了重大影響。況且,快車司機多是非專業駕駛,對于城市路況不能做到完全掌控,如果近距離導航定位無法解決,對于司機的接人與到達同樣造成了不好的體驗。

三、堵在“燒錢”的路上

在中國,創立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借此迅速打開市場,是一件討巧的事。僅靠商業模式,競爭壁壘偏低,只有拼速度、搶市場、奪用戶,這一切都怎么來呢?燒錢!最典型的莫過于團購。

當一家團購企業出現后,跟隨者如雨后春筍,百團大戰背后是“燒錢大戰”,拼的是資本能力。結果到了最后,團購平臺就淪落為綁架商家利益,通過商家的優惠折扣為平臺吸引流量,而用戶也成為“見錢眼開”、“唯利是圖”的非理性用戶。

從滴滴、快的大戰爭奪出租車市場,到滴滴、Uber大戰爭奪私家車市場,滴滴最主要也是最有利的武器莫過于“補貼”,補貼用戶,補貼司機,通過資本的供血來轉化為平臺上源源不斷的流量與持續不斷的活躍度。當補貼力度從出租車轉移到專車,再轉移到快車,我本人也經歷了從出租車到專車再到快車的用戶習慣轉移。

“哪種補貼高就用那種”,靠錢培養起來的用戶習慣是偽用戶習慣,忠誠性和粘性都有待考量。更為嚴重的是,一旦因停止或者減少補貼給用戶帶來巨大的消費心理落差,更是對品牌和用戶產生了雙向損傷。

當錢燒完之后,如何繼續維系老用戶的活躍度,如何吸引新用戶,這個是滴滴出行需要突破的戰略瓶頸。

四、堵在“優化出行”的路上

“現在,衣食住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但出門仍是最大痛點之一。”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讓出行問題難上加難,“破局之道,就是移動互聯網模式和共享經濟。”柳青說,“我們解決運力不足的問題,解決資源配置的問題,解決資源運力的效率問題。”

可事實上,滴滴是為交通減壓還是添堵呢?

柳青通過一張圖表,透露了滴滴快的目前的業務量:出租車300萬訂單/天,專車(包括快車)400萬訂單/天,順風車60萬訂單/天。共享經濟的核心就是盤活社會存量資源,放到打車市場來說,就是讓那些平時跑空車、在車庫睡大覺的車都充分利用起來。那么,問題來了,滴滴專車每天400萬的訂單量,得為交通增加了多少運載負荷?

西方世界地廣人稀,不存在交通擁堵問題,因此把全國的空車都從車庫拽出來跑到路上,都不會出現帝都的壯烈景象。可是中國就不一樣來了,政府大力修繕公交、地鐵等公共交通設施,就是恨不得大家都多乘坐、少開車,緩解交通壓力。這下可好,滴滴通過共享經濟一下整出來不少平時“宅車庫”的車,這不僅沒有緩解交通壓力,反而為祖國添堵,而這個原因也成為政府與滴滴博弈的主要原因之一。

雖然“風物長宜放眼量”,滴滴的出現可以倒逼中國營運車輛改革,相信故事的最后會是美好的結局。可目前滴滴是如何優化出行?在沒有看到滴滴起碼做到通過大數據為司機智能提供通暢快捷的路線選擇之前,我是不相信這么美好的愿望。

瑪尼先生,水瓶座,非典型財經記者,這里是我的專欄。轉載請務必備注作者以及微信 ID (Mr-Marnyi)

31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