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是有分量的

鐘情Android Wear,國內手機廠商的野望

2015-09-17 11:06欄目:精選
TAG:

隨著柏林IFA貿易展的臨近,傳聞搭載Android Wear的智能手表將迎來爆發,其中國內手機廠商的幾款可穿戴新品有望成為IFA的主角。自今年3月份華為在MWC上發布了Huawei Watch之后,聯想、中興、TCL、華碩等紛紛推出了搭載Android Wear的智能手表。

在三星、LG等試圖逃離安卓的時候,國產手機廠商在可穿戴設備上再次扎堆谷歌。雖然Android Wear推出已達17個月之久,安卓智能手表在銷量上卻難敵蘋果和三星的同類產品,國內手機廠商此時對谷歌的頻頻示好,或許預示了在可穿戴領域另有盤算。

Android Wear仍是最合適的選擇

盡管三星把可穿戴的未來押寶自家的Tizen,LG也嘗試挖掘Web OS在可穿戴方面的潛力,同時國內也出現了ticwear、Duwear、TOS等基于Android研發的智能手表系統。但綜合幾個因素來看,Android Wear仍是國內手機廠商們最合適的選擇。

首先,現階段的可穿戴設備還處于“嘗鮮”的層次上,智能手表的購買者多是數碼發燒友,而在產品設計難分伯仲的情況下,應用數量成了用戶用腳投票的主要因素。在今年谷歌的I/O大會上,谷歌公開表示Android Wear應用商店中的APP目前已將超過4000款。而ticwear等基于Android研發的操作系統乃至Tizen,在應用的豐富度上無不捉襟見肘,不得不依靠兼容Android Wear應用來彌補不足,在用戶體驗上便稍遜一籌。

其次,相比于自己研發智能手表系統,Android Wear極大地降低了智能手表的進入門檻。正如Strategy Analytics的分析師尼爾·莫斯頓(Neil Mawston)所說:“Apple Watch顯然提高了全球智能手表行業的門檻,球現在踢到競爭對手一邊,如三星等需要應對。”在智能手表上,國產手機廠商的競爭對手不只是三星、蘋果,還有在手表界早已享有盛譽的諸多傳統廠商,而他們業已開始了對智能手表的探索。相比于Duwear、ticwear等操作系統,Android Wear有著更深的用戶基礎,使用門檻也降低了不少。就連LG,在智能手表上也徘徊在Android Wear和自家的WebOS之間。

再次,智能手表號稱是手腕上的革命,除了系統更重要的還是顏值。從目前已經上市的安卓智能手表來看,配置大同小異,也反映了智能硬件元器件乏善可陳的現狀。國內廠商本身就存在研發短板,在外觀設計需要創新的同時,如果還要在軟件上進行大量的優化適配工作,無疑會影響產品的研發周期。在智能手表大規模爆發之前,鮮有廠商愿意步三星的后塵,畢竟軟件一直是國內手機廠商的硬傷。

一向喜歡“后發制人”的國內手機廠商,這次依舊選擇了觀望,古代兵法中強調:謀定而后動 知止而有得,國內手機廠商可謂深諳此理。

谷歌的三個博弈,國內廠商黃雀在后

在手機領域曾創造80%市場份額的Android,由于過度的開源并未滿足谷歌的既定期望,于是乎谷歌加緊了對Android的控制權,不允許定制的Android Wear便是其中產物之一。三星們選擇了逃離,國內廠商選擇了觀望,如今谷歌正面臨著三個博弈,也讓死守安卓的硬件廠商看到了希望。

第一、谷歌和蘋果的博弈。谷歌在智能硬件領域起個大早卻趕了晚集,谷歌眼鏡的進展樸素迷離,Android Wear也未能一番風順。IDC預測,Apple Watch第二季度銷量360萬臺,市場份額第二,擁有MOTO 360等明星產品的安卓智能手表卻榜上無名,讓谷歌情何以堪。此外,智能手表將如何發展,各家都沒有太明確的方向,Android Wear已經有過借鑒Apple Watch的先例,谷歌已情見勢屈。

第二、谷歌和安卓的較量。或許這么說會產生歧義,但事實正是如此。開源的Android給了開發者跳過谷歌自主研發智能手表操作系統的可能,而且國內的一些產品在系統交互和續航上較Android Wear有不少亮點。國外的CM正試圖脫離谷歌的控制,阿里的Yun OS則早已進化成獨立的操作系統,如今Android又像一支冷箭一樣射向了“胞弟”Android Wear,或許會讓谷歌悔不當初。而且就算谷歌再次加緊對安卓的控制,不知智能手表領域又有多少個Yun OS誕生。

第三、谷歌和硬件廠商的較勁。華為曾不只一次的抱怨Android Wear不夠開放,導致不同產品之間的差異化越來越小。而如今,安卓智能手表設備銷量不佳,硬件廠商的產品研發顧慮重重,谷歌的壓力要遠大于硬件廠商。以國內市場為例,谷歌服務儼然成了Android Wear在國內開售的絆腳石,在未來很可能會剔除谷歌服務進而和三星、蘋果等爭奪中國市場。Android Wear的開放只是時間問題。就算谷歌過于執拗,國內早有備選系統出現,而且手機廠商們也很容易從安卓復制一個智能手表系統過來。

可以看出,在這三個博弈中,谷歌的妥協將重蹈安卓的覆轍,不妥協則很可能在可穿戴領域錯失半壁江山。手機廠商們很清楚谷歌的處境,或許在Android Wear發布之初就注定了這個結局。谷歌在猶豫,手機廠商們則在野望,他們覬覦的是智能硬件的未來,谷歌不過是其中的一根橋梁。

不過,中國有句古話叫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如果在智能硬件領域仍一味的借勢和投機,國內手機廠商終將與可穿戴大潮失之交臂。另外,三星的警醒不無道理,谷歌更像一匹溫順的狼,它會為了形勢而做出妥協,但危險一直存在。

微信公眾號:spnews

31选7开奖号码